慌得一批

着急什么的啊……

当我蝇营狗苟
当我不留遗憾
当我磕下眼帘
当我陷入黑暗
当我没入地下
当我尸骨腐烂
当我无人问经
当我灵魂泯灭
当我灰飞烟灭
还存活的你们
记得我曾来过
这一片的净土

死亡,又一次死亡
原来,死神早在身边
等着,我犯下可悲的错
呵呵,这难道不是轻薄的假象吗?
所以,别逃了
让她,让她们
把你,推入无底的深渊
再也,无法回头
从此,再无此人

你凝望着深渊时,
深渊也在凝望着你。
一切的一切,多半是自作自由
自导自演的台剧早已落幕
只留下无声的叹息
大概吧。